无标题文档
公司动态
雪地大营救――记工程公司俄罗斯车钢项目部大营救Ⅶ
2011-05-05

    2011年的春天来了,我们的目光开始向新的篇章展望,但我永远不会忘记2010年末的那个零下32摄氏度夜晚里的惊心动魄。
    2010年12月22日凌晨,国航996次飞机平稳降落在俄罗斯叶卡捷琳堡卡里佐瓦机场。刚下飞机,北国的严寒扑面而来,到处堆积着厚厚的白雪,无风但极度寒冷的空气让人觉得呼吸困难,脸像被刀割一样疼。

    作为工程公司车钢轨梁项目部翻译的我,连同几位设计院人员和十几位一线施工人员,坐车前往200公里之外的项目所在地――车里雅宾斯克市。旅途的劳累加上时差的影响,我们困倦异常。随着车子的颠簸,大家很快都进入了梦乡,只有车内的暖气还在嗡嗡作响。
    不知过了多久,我忽然觉得脚下冰凉,身上也越来越冷,睁开眼,周围的人也都纷纷醒来,开始议论:是不是司机把空调关了?我赶紧问俄籍司机,结果得知,由于极度的寒冷,车载暖气的燃料被冻住,无法工作了。
    我只能劝大家克服困难,尽量多披些衣服,忍着点寒冷,继续赶路。但随即更加严峻的考验来了。在离目的地还有十几公里时,发动机突然剧烈地振动起来,紧接着就灭了火。车子抖动了几下,停在路旁,走不了了。
    这一次,大家着实有些慌了,纷纷议论起来。
   “发生了什么事?”我问司机。
    他不做声,用尽了各种办法反复打火,但车子就是无法启动。
   “没办法,发动机被冻坏了”司机无奈地解释道,“只能祈祷了。”我们有些气愤,但更无奈。只能给车里雅宾斯克公司领导打电话请求援助了。看看表,已经是凌晨两点多了,这么晚还要打扰别人睡觉实在不像话。但情况危急,已经不容多虑。
    领导接到电话,告诉我们一定要先安抚住工人的情绪,让大家尽量多站起来走动,多穿衣。公司会马上组织车辆前来营救。当我把这个消息告诉大家的时候,刚才的不安情绪立刻缓解了许多。大家都从箱子里拿出了衣服,还有的在车厢内来回走动,驱避寒冷……
    已经3点多了,车外的温度已经达到了零下32摄氏度。透过车窗,借着微弱的星光,我看见路边不远处有一片湖泊,像遥远银河里的一块水晶,穿过窗户缝隙,吹来阵阵寒气。两旁的松树林高耸,黑漆漆地连成密密的一片。其余的就是茫茫的雪地,一望无际。隐隐之中,似乎还能听见猫头鹰和野狼的嚎叫……
    公路上仍一片漆黑,没有车来的迹象,寂静得怕人。钟表的指针一分一分地前进着,车内的温度在一度一度地下降。车内的声音也越来越小,似乎已经在严寒中被冻结。
    突然,一道耀眼的灯光闪过,接着又是几道车灯从远方远远照耀过来。有希望了!我们一下子沸腾了。
    是五矿的车队!打头那辆车的司机正是工程公司车市分公司的总经理王第君本人!王总亲自率队来救我们了!
    我们的喜悦溢于言表。甚至,我们都激动得忘了感谢。
    当快被冻僵了的我们坐进暖和舒适的救援车里时,都激动得说不出话来。人啊,只有在经历了苦难之后,才会懂得珍惜幸福的生活。只有在经历了西伯利亚的严寒之后,才会懂得太阳的温暖。
    这时再看窗外的景色,已经变得不同了。
    皑皑的白雪像是盖在草地上的棉被,看着那么让人温暖。猫头鹰的啼叫也变得美妙悦耳。银色的湖面上升起紫色的雾气,在漫天星斗的映衬下美轮美奂,熠熠生辉。耀眼车灯在这漆黑的道路上闪亮,就像夜空里的太阳……
 

无标题文档